水洞沟

   2008-04-12 778

  我怎么能不低下头来

  把内心的静默与开裂的山谷完全放置在

  同一个黄昏的底色上,这里的每一块石头

  都用寂寞的表情垂念着所有的逝者

 

  所有高出地面的山岚,竖立着高大的阴影

  它们是否有过生死相许的瞬间

  我不得而知。在一块倾斜的红云下端

  两座枯山

  对望了多久

 

  我不能说这是时光的悲剧

  我不能轻言一个人短暂的苦衷

  我不能答应一块失散的马骨找到另一块

  我不能取走一株蓝颜色花朵所对抗的无边的寂寥

 

  也许每一根草都有自己的舌头、言语和爱人

  也许每一块暮色都在下陷的途中为次日祈祷

  我不是那个举着铜灯的人

  我也不是废墟底下冤屈的幽魂

 

  我的脸色昏暗,因为我假想中的城池

  沦落在了自己人的手上,因为旗眼山顶被荒草掩埋

  因为我没有看到征战沙场的两柄鸳鸯剑合葬在一处

 

  白昼流失

  苍茫里放置着古代的大地

  我拨开草丛先取出了一块锈铁

  又取出了一匹嘶叫着死去的白马的头骨

 

  原来一切都是一场空啊

  我心疼地看着一只山鸡在小心翼翼地

  孵自己的孩子

  我把自己挡在远处

 

  我走过的地方随着落日的到来安定了

  触手可及的天空一侧霞光四射

  我有些情不自禁

  我听到的回声把近处和远处连在了一起

  (作者:杨森君 光明日报)

 
 
更多>同类旅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