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洞沟遗址百年考古历程大揭秘!

   2023-08-11 502

        8月11日,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宁夏文化和旅游厅(文物局)主办的水洞沟遗址发现10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在银川市召开。来自国家文物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国家自然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浙江大学、复旦大学等文博单位和高校的旧石器考古研究领域及全国文博单位、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以及来自俄罗斯、美国、日本、英国、葡萄牙、德国等国内外代表160余人参加会议。

(会议现场)

      “作为我国最早发现和发掘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之一,水洞沟遗址百年的光辉历程,充满了探索、发现与智慧的火花,在解决现代人起源与扩散、人类对气候变化的生存适应,以及东西方远古文化交流等重大问题上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揭开了中国古人类和旧石器考古学研究的序幕。”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所长刘俊表示。

(认真研讨)

        学术专题报告中,高星、Evgeny Rybin、张佩琪、Li Li四位旧石器考古专家分别以《水洞沟遗址群:年代框架与文化变异》《水洞沟第1地点视角下的南西伯利亚和中亚东部石器技术与类型的多样性》《旧石器时代晚期早段水洞沟人群的适应变化与技术转型》《探索标本产状特点与古地面变化之间的关系:以水洞沟第2地点为例》为题进行学术报告。林留根、张天恩、沈睿文、马强四位专家学者分别以《跨越长江的良渚文明》《宁夏发现的夏商周石器文化遗存》《农牧交界地带的一种城市模式——兼谈对盐池张家场古城考古工作的思考》《宁夏考古工作的回顾与展望》为题进行学术报告。

(聆听报告)

       水洞沟遗址是中国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之一,被誉为“中国史前考古的发祥地”。

       1923年,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和桑志华首次发现宁夏灵武水洞沟遗址,并进行发掘,此次发掘经历12天,共出土各类石制品、动物骨骼总量300公斤以上。1960年中国与苏联组织联合地质考察队对水洞沟遗址进行第2轮发掘。

       1963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旧石器考古的开拓者、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裴文中院士带队,对水洞沟遗址进行第3轮发掘。此次发掘首次发现水洞沟遗址第1地点包含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两组不同的地层。

       1980年,为了进一步探索水洞沟遗址第1地点的文化内涵,宁夏博物馆和宁夏地质局区域地质考察队对第1地点进行了联合发掘,此次发掘经历了38天,发现了6700余件石制品和古生物化石标本。

       2002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先生带领团队进驻水洞沟,开启了与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长达20余年的合作。其中2002年进行水洞沟周边的系统调查,         2003-2007年对水洞沟遗址进行连续5年的系统科学发掘。此次发掘,是中国旧石器考古研究新方法、新理念的首次大规模运用,培养了一大批旧石器考古专业人才。因此,被黄土研究之父、中国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刘东生院士誉为“中国旧石器考古学的文艺复兴”。

       为进一步厘清水洞沟遗址第1地点和第2地点的地层堆积关系,2014-2016年对水洞沟遗址第2地点,2018年-2022年对水洞沟遗址第1地点分别进行了重点发掘,取得了重要的认识和突破。这一期间,水洞沟遗址的发掘首次引入了数字化发掘和资料整理系统,首次采取了文化层为主、水平层辅助的发掘方式。除此之外,3D建模、无人机航拍、全站仪测量等全程应用于考古发掘工作之中。水洞沟遗址的旧石器考古发掘方法和理念得到又一次提升。目前,已有多出国内旧石器考古发掘借鉴了水洞沟遗址的发掘方法和模式。2021年,水洞沟遗址承担了国家文物局“首届旧石器考古高级培训研修班”的培训授课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一个世纪以来,水洞沟遗址共进行了6次大规模的发掘,共计发现了12个旧石器遗址点。在跨越距今4万年—1万年左右的漫长时间里,水洞沟的古人类留下了大量的石器、骨器、装饰品,动物骨骼化石以及火塘等数以万计的遗物、遗迹。水洞沟遗址因其特殊的石器技术,不同时期的人群变化,复杂的环境演化背景,成为中国北方乃至东亚地区最为重要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之一,对解决东亚地区现代人起源、东西方文化与人群交流以及农业起源等一系列国际重大课题有着重要的作用。2021年,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之际,水洞沟遗址入选中国考古“百年百大考古发现”;2022年,水洞沟遗址成功入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


(阅读文献)

        水洞沟遗址的发现是中国首次被发掘的旧石器时代遗址,也是宁夏考古的开端。一百年来,几代宁夏考古人根植于塞上大地,以严谨求实的科学精神,执着坚守,筚路蓝缕,艰辛探索,敬业奉献,一系列重要的考古发现揭示了宁夏地区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展现了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丰硕成果,见证了中国考古学的百年历程。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宁夏考古工作者积极参与“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和“考古中国”项目,从距今4万年到1万年的灵武水洞沟遗址、青铜峡鸽子山遗址,到隆德沙塘北塬、周家嘴头新石器时代遗址、彭阳姚河塬商周遗址、盐池张家场汉代城址、贺兰山苏峪口西夏瓷窑址、固原开城安西王府元代遗址等项目的考古发掘,让宁夏成为研究中国乃至东亚地区“现代人起源”这一重要课题的关键区域,印证了宁夏地区是中华文明重要的发源地之一。近年来,宁夏有2个项目同时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和“新时代百项考古新发现”,2个项目入选“中国考古新发现”,2个项目入选“百年百大考古发现”。这些重大考古发现和瞩目成就,延长了历史轴线,增强了历史信度,丰富了历史内涵,展现了宁夏考古人的担当作为。

       会议为期3天,回顾了水洞沟遗址百年考古历程、展现发掘研究新进展,阐释水洞沟遗址价值意义;总结宁夏考古研究成果,发掘宁夏历史在中华文明发展进程中的意义,展望新时代宁夏考古工作等。(宁夏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记者 张雪梅 文/图)



 
 
更多>同类旅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