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在线咨询
旅游咨询热线
400-679-1996
营销咨询热线
0951-5055816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资讯 » 驴友专刊 » 旅游攻略 » 正文

银川旅游景点|3万年前人间蒸发的尼安德特人,在这里被发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8-17  浏览次数:38
核心提示:银川市东郊的银川旅游景点,一座多边形的建筑如同纺锤状的外星飞船,一声不吭地趴在蓝天白云下。这是造型奇特的水洞沟遗址博物馆
        银川市东郊的银川旅游景点,一座多边形的建筑如同纺锤状的“外星飞船”,一声不吭地趴在蓝天白云下。这是造型奇特的水洞沟遗址博物馆,它模仿的是一种几万年前司空见惯的工具,叫“石叶”。石叶是用木槌或骨角锤击打石核后剥下的长条状石片。两三万年前,在遥远得难以想象的年代,石叶曾经是水洞沟居民生存的必需品。制造和使用石叶,以及其他五花八门的石制工具,是水洞沟人一生中必修的功课。
银川旅游

那个遥远的年代被称作石器时代。漫长的石器时代分为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旧石器时代以打制为特征,从300万年前开始,到距今1万年前结束。新石器时代以磨制为特征,从大约1万年前开始,到距今 5000至2000年前结束。

水洞沟那些制造石叶的先民,生活于距今 4.14万年到2万年之间,也就是说,他们在那里生活了2万余年,差不多1000代人。他们所处的时代,属于旧石器晚期。

如今,水洞沟更像是一块拒绝生命与温柔的不毛之地:灰碣色的砾石举目可见,高大的土丘纵横交错,干枯的河床浮土飞扬,浅浅的草和低矮的树弱不禁风。如此荒凉而干旱,水洞沟先民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生活?他们是谁?从何处来,又向何处去了?

对中国西北边疆的科学探险与考察,源自西方传教士和科学家。大名鼎鼎的斯坦因、伯希和、普热瓦尔斯基等人,面对辽阔而神秘的中国西北,像打开了藏宝洞的阿里巴巴,无不欢呼雀跃,满载而归。与斯坦因等人相比,比利时传教士肯特的名字鲜为人知。不过,已被黄土深埋了两万年的水洞沟先民的生活遗迹,却是首先由肯特在不经意间发现的。

银川旅游

那是1919年,肯特途经水洞沟。非常偶然地,他在断崖上发现了一根犀牛头骨化石和一块石片。这石片不是普通石片,而是经过人工打制的工具。此后,肯特把他在水洞沟的发现告诉了他的朋友、法国古生物学家桑志华。1923 年夏天,桑志华和另一位学者德日进一起——他们都是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学者,对古生物学、人类学和地质学非常精通——专程来到偏远的水洞沟。

桑志华等人于傍晚时分到达水洞沟,住在沟口的张三小店里。夏天的太阳落山很晚。晚饭后,桑志华和德日进在店外散步,随着太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微凉的夜色慢慢笼罩了苍茫原野。这时,他们突然发现,沟对面的断崖上,几点白色的东西在闪烁。这种迹象表明,那里很可能有动物骨头。

接下来,是长达四五十天的发掘。这也是对水洞沟遗址进行的第一次考古活动:桑志华和德日进在5个发掘点出土了大量打制石器,这些石器包括刮削器、尖状器、砍斫器等。他们在研究这些石器的过程中,既惊讶又激动地发现:石器的风格和制作技术,与另一处石器时代遗址的发现非常相似,那就是最早于法国发现的旧石器时代中期的代表性文化——莫斯特文化。

银川旅游

水洞沟出土的石器,其中相当一部分以硅质灰岩、石灰岩和燧石为原料,以锤击法和修理台面技术为主,且软锤与间接打击法并用,制作出细长且两侧大致平行的石叶,再将石叶加工成端刮器、边刮器、凹缺器和尖状器。这种方法制作的石器,不仅与法国莫斯特遗址出土的石器非常相似,并且,水洞沟以东和以南地区,再也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同类型人类文化遗址,仅在中原地区零星发掘出距今2万年左右或稍晚的类似石器。换句话说,水洞沟遗址就像莫斯特文化分流到东方的最后一个据点。

为此,桑志华和德日进顺理成章地提出了一个假说:水洞沟遗址的主人,很可能来自欧洲。

莫斯特文化的创造者是尼安德特人。在人类进化史上,尼安德特人是重要的一环。现代人是智人的后裔,而在智人历史上,曾有过与尼安德特人交换基因的经历。所以,尼安德特人某种程度上算是现代人的“近亲”。大约从12万年前开始,尼安德特人广泛分布于欧洲大部和亚洲西部、非洲北部。但大约在距今3万年到2.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消失了。

 银川旅游

没人知道尼安德特人人间蒸发的确切原因和过程。在蒙昧的丛林时代,一个部族、一个人种在进化的链条上突然“离场”,也是正常而可能的事。不过,考古学家推测,尼安德特人退出历史舞台时,他们中的一些小规模部落迁徙到了远方,并继续生存下来。比如,其中一部分很可能从 欧洲向东而行,用了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时间,完成了从欧洲老家到西伯利亚的移民。

苍山如海,河流似带,在只能依靠双脚的石器时代,人类没有国界,他们总是组成一支支或大或小的队伍,在大地上自由迁徙。决定远古人类迁徙的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不外乎狩猎条件和气候条件,这和他们的生存息息相关,足以决定他们是迁徙还是留在原地。

德日进和桑志华推测,尼安德特人的一支,由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来到了西伯利亚。在那里,他们繁衍生存了若干代。 之后,随着气候的变化,他们决定南迁。这一次,一个更小的分支来到了水洞沟。

尽管德日进和桑志华猜测水洞沟文化是由西而来,但在后续的发掘工作中发现,水洞沟某些地点不同层次地存在有我国北方小石器传统的石制品,又与同期或稍晚的 华北细石器文化存在某种关联,从而也有学者提出了“本土起源说”。

在水洞沟先民消失多年以后,当我们来到水洞沟,一个常常涌上心头的疑问是:这些远古先民,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事实上,“茹毛饮血”虽然还是旧石器时期人类的正常生活,但他们已经结束了居无定所的流亡。

以水洞沟先民来说,他们已经熟练地掌握了打制石器技术。遍布各处的石头是他们用来制造生产和生活用具的原材料。这些石器都有明确的分工,有的用于打猎,如尖状器和箭镞;有的用来切割兽肉,如刮削器和石刀;有的用来砍树,如砍砸器。

到水洞沟人时期,原始人类使用天然火已经有了漫长的历史,因此,水洞沟人的居住地,一定有温暖的火堆长年不灭地燃烧着。它既是用来抵御寒冬和猛兽的利器,更是用来烧烤食物的必需之物。另外,种种迹象表明,早在十几万年前,史前人类已经开始穿衣服了,大多是用兽皮或树叶围在腰间,水洞沟人也不例外。

银川旅游

水洞沟居民还没掌握农耕和畜牧技术,只能依靠狩猎与采集维持生活。每天清晨,在部落首领的带领下,男人们成群结队走进湖边的草丛和小树林,用木棒、石斧和石核等简陋的工具打猎,女人们除了留下必要的人手照看儿童,其余的都得辛勤地 采集各种野果、野菜和其他可食的植物根茎。

在水洞沟,考古学家发掘出鸵鸟蛋皮制作的装饰品。水洞沟人用石器把鸵鸟蛋皮切割、钻孔后再磨成指甲大小的圆形穿在一 起。这说明,尽管生存艰难,但水洞沟人已经有了对美的追求。

在水洞沟生活了2万年之后,这个部落神秘地消失了。据推测,水洞沟人离开水洞沟的原因,很可能是由于气候变得恶劣:温暖的间冰期过去了,严寒让这片欣欣向荣的动植物乐园变成了满目疮痍的荒漠。水洞沟人要么没能熬过食物短缺、天气暴寒的苦日子而消亡;要么,他们只能含泪远去,向更温暖更宜居的地方跋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永远如此严酷。

今天的考古发掘表明,在水洞沟漫长的石器时代,曾有几支不同技术特征的人类部落在此生活过。4.14万年前到2万年前是一支,1.3万年前到1.1万年前又是一支,甚至,到了距今更近的新石器时代,也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

与旧石器期时代的水洞沟居民相比,现代人无异于生活在天堂。单就寿命而言,现代人的一生相当于水洞沟人两三辈子:有人推算,旧石期时代人类的平均寿命大约只有20多岁,他们中多达40%的人都在15岁之前死去,30岁就是令人艳羡的高寿了。

为了活下去,这些不知名的先民必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把一生中的大多数精力都花在填饱肚皮上。不过,回报他们这种辛劳的,是鸿蒙初开的新鲜世界,是大地上随意往还的任性自由,是人和大自然亲密无间的零距离接触。(文章来源:新浪网 小许来说文化)

 
 
[ 旅游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旅游资讯
点击排行